我需要更好的界限

0
228

在没有健康界限的人们中,害怕对抗是一个共同的主题。如果您的情况如此,您可能宁愿压低自己的情绪,也不愿表达自己的感受。您可能要避免冲突和所有成本,而要看到收益大于成本,因此您决定“不做浪”。缺乏自信的能力将导致恢复被动性,被动攻击或攻击性。当界限被违反并且没有明确说明时,可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当这些感觉放任不管时,您将到达两个沸点之一:内爆或爆炸。这些选择都不是健康的,您将被遗弃。愤怒,不满和不知所措的情绪是与不说话相关的主要情绪。应对这些情绪的最佳方法是要果断自信并建立界限。您可能会发现很难设置适当的界限,特别是担心被拒绝,失效或闻所未闻。看来举起双手说“一切都好”会更容易。实际上,您知道那不过是什么。您会发现自己在里面沸腾。如果您认为这是您的故事,那么是时候与周围的人建立界限。如果您认为这是您的人际关系中的一种模式,那么是时候迈出建立具有边界的新动态的一步了。您怎么知道您的边界是否不健康?回答以下是非题:

1.您是否将他人或他人的需求置于自己之上?

2.您是否由于没有建立界限而建立了有问题的关系?

3.即使意味着保持自己的见解,您也避免冲突吗?

4.您是否为他人的不良行为找借口?

5.您是否避免直接和清晰?

6.您是否为他人过度运作? (为他人做自己能做的事)

7.您是否会无条件地将自己插入问题中(进入解决,细心,解决问题,提供建议的建议)

8.您是否对可能本来可以说不同但仍未处理有关情况或人的事情进行反思?

9.您是否过度投入或瘦身?

10.您很难拒绝(因为不接受而感到内?吗?)

如果您对以下5个或5个以上的答案为“是”,则可能存在不健康的界限。

如果您的满分为5分或更高,请不要感到难过。您可能会问不健康的界限来自何处。建立不健康边界的原因可能多种多样。首先,边界是在童年时期为我们建模的。我们会从社交线索中了解声音是有意义的或在年轻时没有影响的线索。我们了解父母或监护人与他人之间的界限。界限不佳的另一个原因是您童年时期的创伤或虐待。此外,您的原籍家庭长大后没有足够的情感支持,这是生活中以后生活贫困的催化剂。当那些本应照顾您的人缺乏情感支持时,角色可能会切换。发生这种情况时,孩子会变得“父母身份”,并开始照顾成人的需求,而不是相反。如果您是父母或监护人的看护人,那么角色将被互换,并且根深蒂固,必须先满足他人的需求,然后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这种心态在成年关系中变得成问题,但您不确定如何应对和打破不良状况。如果您过去曾遭受过虐待,那么您的界限就会被违反,从那时起界限的概念就会变得失真。您可能会开始侵犯他人的边界,或者变得相互依赖。需要或确认的需求可能来自看守或儿童丧生的根源。

在下一篇文章中,我将讨论主张自我和建立更健康界限的方法。创建边界的第一步就是将它们写下来。我们教别人如何对待我们。让别人知道他们何时违反边界是我们的责任。如果人们以您不喜欢边界的方式与您互动,则很可能没有明确说明。您可以寻求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的帮助,以帮助您与他人建立更健康的界限。

作者: 惠特尼·多耶托(Whitney Doyeto)

我是LMFT的惠特尼·多耶托(Whitney Doyeto)硕士,这是一家获得许可的婚姻和家庭治疗师,还是“宁静婚姻与家庭咨询公司”的创始人。我既获得了罗伯茨大学的婚姻与家庭疗法文学硕士学位,又获得了心理学文学学士学位。 ``我被要求给个人,夫妻和家庭带来希望和振兴。我努力为我所服务的人们的生活创造更多的支持,结构和稳定性。我已经结婚六年了,最近在2016年4月迎来了我的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婴。我对在教堂运动,旅行和参加志愿工作充满热情。

关于惠特尼·多耶托(Whitney Doyeto)

我是LMFT的惠特尼·多耶托(Whitney Doyeto)硕士,这是一家获得许可的婚姻和家庭治疗师,还是“宁静婚姻与家庭咨询公司”的创始人。我既获得了罗伯茨大学的婚姻与家庭疗法文学硕士学位,又获得了心理学文学学士学位。 ``我被要求给个人,夫妻和家庭带来希望和振兴。我努力为我所服务的人们的生活创造更多的支持,结构和稳定性。我已经结婚六年了,最近在2016年4月迎来了我的第一个孩子,一个女婴。我对在教堂运动,旅行和参加志愿工作充满热情。